小妾_第二章:因由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二章:因由 (第1/3页)

  柳雅飘下墙头,顺着一缕风吹开门帘,一晃身进了正屋。

  屋里没有几人。

  丫头丁香哭肿了眼,抽噎着跪在卧房的牙床前。

  牙床上靠着深墨绿的迎枕侧躺着一个银白头的老太太,一个丫头正伸手摘下老太太头上的宝蓝嵌玉摸额。

  旁边伺候的嬷嬷,从瓷白的小盒里挑了一小块风油,匀开了往老太太的额头,人中搓揉。

  揉搓了一阵,老太太缓回了神,慢慢的睁开眼。

  伺候的嬷嬷望见,忙唤了一声,“老太太,您醒了?”收了手,用绢帕轻轻的给她擦脸。

  老太太摆了摆手,坐了起来,望着跪在脚前的丁香问道,“你说,柳姨娘怎么去的?”

  老太太双眼红肿,颤着声音,将搭扶着她的嬷嬷抓的生疼。

  嬷嬷愣了愣神,惊讶的用眼角扫了地上的丫头一眼。

  这是要亲自过问一个小妾的死?

  老太太向来规矩森严,如今不管不顾的越过媳妇来管儿子房里的事,看来是真的伤心动怒了。

  跪在地上的丁香,附身磕头,边磕边沙哑着嗓子道,“是奴婢的错,是奴婢没有照看好姨娘,是我,是我。”

  老太太哭的哽了嗓子,有些疼痛的说不出话,用眼神看了看旁边的嬷嬷。

  嬷嬷会意,责问道,“让你说柳姨娘是怎么去的,你只管答话。”

  丁香抬头匆忙的答道,“姨娘前几日好了些,让奴婢扶着在院子里走了几步。这两日精神也好了,时常还能说上几句话。今日一早念叨着说,大郎君今日成亲,让女婢将绣好的一张鸳鸯巾子想法给大郎君送去。”

  她仿若沉到了回忆里话语慢慢变的轻柔,“奴婢去了前院托了好几人,可都没人肯帮忙递那鸳鸯巾子,一直到晌午,奴婢回来伺候姨娘午膳。”

  话语停顿了一息,仿若想到了什么,丁香突然哭了起来,泣不成声地说道,“姨娘知道巾子没送出去,心里便不好了,当时就吐了血,奴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